美術館 Art Museum • 2022.09.22

國美館【埃爾溫・奧拉夫 完美時刻 未竟世界】

沒有之一,只有唯一 立秋後,最值得欣賞的攝影展

文 / 黃詠純
圖片提供 / 國立台灣美術館

國美館此次推出荷蘭當代攝影藝術家埃爾溫・奧拉夫(Erwin Olaf, b.1959-)近年於亞洲地區的大型代表個展【埃爾溫・奧拉夫:完美時刻─未竟世界】,由韓國水原市立美術館策展人朴賢珍策畫,跨約40年的創作歷程。策展人以:「引經據典:12 位大師與埃爾溫・奧拉夫」、「情境時刻:敘事性演出」、「城市空間:奇幻意境」以及「經典圖像:超越當代」四個分區讓觀眾切中無礙地了解藝術家各創作階段的風格轉變,以及對所處世界的普世關懷。 儘管臺灣觀眾不甚熟悉此位可說是荷蘭國家代表藝術家的當代攝影創作者,奧拉夫作品卻有股深入人心的魅力,讓展間總是充滿各種年齡層的觀眾漫遊、駐足於作品之間。

離真實愈來愈近,未竟世界的複雜與美麗

早上9點45分
2020
內式顯色彩色照片 60 x 90 cm

〈愚人節2020〉系列為奧拉夫回應Covid-19的全球疫情的創作,此系列從9點15分依序到11點30分,宛如一張張的電影截圖。作品中奧拉夫穿戴著愚人帽 (dunce's cap),在歐洲19世紀前,愚人帽在學校裡象徵一種犯錯的羞恥代表,藝術家用以諷刺不肯正視疫情嚴重性的虛假希望。人物在空蕩的城市空間裡出入,表達在疫情種種限制下,日復一日的日常中人們的無力與沮喪。
上海動態肖像:觸摸我、愛我、記住我、聆聽我、塑造我
2017
五頻錄像、彩色、聲音、各17秒

動態肖像在藝術家展陳設計上,由上海5頻道錄像與棕櫚泉5頻道所組成的7公尺通道,讓觀眾沉浸在每一個錄像中的人物一次次轉身對觀眾說著「觸摸我」、「愛我」、「聆聽我」、「記住我」此起彼落的感性話語。自古典肖像學習、編導人物與場景之間的情感與神態、採用錄像展現語言聲音訴諸情感的渲染能力。奧拉夫藉由不同年齡背景的人物,暗示世界萬般議題的注目需求。
達勒姆共濟會會所
2012
內式顯色彩色照片
120 x 181 cm

在《柏林》系列裡,出現許多身著正式、高貴的彷彿是擁有社會權力成人的衣著。奧拉夫以德國威瑪共和國時期,民主政體與獨裁政體相雜的期間為靈感,採身著正式服裝的孩童表達介於擁有權力的成人與天真爛漫的孩童之間的轉變,此雙面刃的特質,表達政體的複雜與人心脆弱彼此的關聯。
在瀑布之處
2020
耐久保存級顏料微噴照片 160 x 240 cm

在展場的最後一區「經典圖像:超越當代」,展示《在樹林中》系列,與先前色彩分明的作品不同,此系列有著更大的尺幅,以黑白色調呈現。尺幅的變化是因著自然環境設定成為主角,而人類比例相相比自然的遼闊後變得微小、難以看清,奧拉夫意圖表達人類文明發展與自然環境永續相互衝突的現實。奧拉夫借用19世紀歐洲浪漫主義形式,以當代攝影延伸呼應當代議題。當觀眾從此區再回到入口處「引經據典:12 位大師與埃爾溫・奧拉夫」時,古典與當代藝術類型之間的交流,在奧拉夫的創作裡美學與議題關懷產生完美時刻的交會。

當代攝影裡的古典精神

進入展間時,典雅的膚紅牆面,兩兩一組的作品並陳,「引經據典:12 位大師與埃爾溫.奧拉夫」是藝術家奧拉夫選出荷蘭國家博物館12幅荷蘭黃金時期(Golden Age)的古典繪畫巨匠,與自身的作品相對應。藝術家藉此與觀眾分享自身創作如何深受荷蘭古典時期繪畫影響,此藝術家與藝術家之間的跨時空對話,讓觀眾在開場之初便飽滿得於古典繪畫與當代攝影之間遊走。觀眾幾乎可以從此區的作品裡,具體而微地捕捉到奧拉夫創作的每一種技法與風格,以及背後的古典精神。

林布蘭・范・萊恩 自畫像
1628 油彩、木板 22.6 x 18.7 cm
荷蘭國家博物館館藏 (本作品經荷蘭國家博物館同意授權製作複製品展出)
埃爾溫・奧拉夫 亨尼
1985
銀鹽相紙 37.5 x 37.5 cm
50年自畫像:我希望、我是、我將是
2009
三聯像、內式顯色彩色照片 75 x 56.5 cm (單件)

此作品創作於奧拉夫50歲時的自畫像。如作品名稱的排序,中間位置為藝術家的當下真實狀態,而左方擁有健康飽滿的身軀線條為藝術家期待的自我。奧拉夫因先天因素,長年累於肺部病痛,對自己的未來評估或需要呼吸輔助器,表現〈我將是〉的狀態。
觀眾可透過作品了解攝影的後製技術,以及藝術家的私人狀態,隨後在其他展場區域,觀眾將會逐步感受到奧拉夫對人物情感的細膩捕捉與刻畫。正如作品名稱,你我又誰不曾在當下的狀態中,希望達成理想的自我,以及對即將到來的未來懷有一絲恐懼,奧拉夫作品與觀看者情感上共鳴,便來自此不隨時代改變多少的人類情感本質。

林布蘭特為荷蘭黃金時期最負盛名的藝術家,其作品〈夜巡〉(The Night Watch) 可謂荷蘭國家博物館的首要印象,宛如舞台般的光影效果,明暗之間的強烈對比,讓林布蘭特畫筆下的人物情感,栩栩如生。林布蘭特的〈自畫像〉為奧拉夫12歲時到荷蘭國家博物館參觀時其著迷的作品之一,畫中人物深不可測的眼睛,其神秘幽微的憂愁,觸動年輕奧拉夫的心思。與之對照是1985年的〈亨尼〉,奧拉夫刻意挑選一頂女士帽,帽子靈感來自另一位古典藝術家弗蘭斯‧哈爾斯。奧拉夫請模特兒擺出軀幹與頭頸最大幅度的扭轉,展現力與美。荷蘭黃金時期各類深具風格的古典肖像,成為奧拉夫人捕捉人物肖像情感的創作養分,觀眾可於展場中發現更多奧拉夫對肖像不同的表現。

鑰匙孔
2012
雙頻錄像、裝置、彩色、聲音
51秒(父/男)、52秒(母/女)
循環播放
阿納姆現代藝術博物館館藏

〈鑰匙孔〉是個大約5公尺乘3公尺範圍的裝置作品,宛如一間木製房間,兩側牆面有10張攝影作品,另兩面牆則設置了兩道無法開啟的門,邀請觀眾乘坐藝術家安排好的座椅,從鑰匙孔窺探張望可看到兩組錄像作品。其觀賞角度宛如我們正站在別人的家窗戶外面,看著別人家裡發生的一切。觀看者會產生即將發生什麼事的感受,像是「秘密」以及「在家庭中無法被得知的角落或是故事」。

奧拉夫以系列發展作品,觀眾欣賞時不難發現作品與作品之間常帶有連續的關係,彷彿是電影畫面不同的鏡頭角度。《悲傷》系列中的人物都帶有若有所思、所失的樣態,但周邊環境卻是精緻、秩序井然的。以此矛盾的對照,藝術家試圖描繪個人情感身處社會秩序的框架下的種種發生。空著的座椅,是剛有人離去? 或是等待著誰到來? 桌上有杯酒,是餘下的,還是卡羅琳為自己倒的呢? 充滿戲劇感的場景調度,精準的情緒氛圍。

卡羅琳肖像 2007
內式顯色彩色照片 133 x 100 cm
卡羅琳 2007
內式顯色彩色照片 100 x 178 cm

藝術家小檔案——

埃爾溫・奧拉夫 (Erwin Olaf, b.1959-)

一名創作手法多元的藝術家,作品於全球各地展出,聚焦被社會邊緣化的個體,例如女性、有色人種、同志群體等。2019年,奧拉夫的500件作品獲荷蘭國家博物館典藏,他也因此獲頒荷蘭獅子騎士團徽章。荷蘭國家博物館館長迪比茨(Taco Dibbits)形容奧拉夫為「20 世紀最後25 年最重要的攝影師之一」。 奧拉夫曾與時尚雜誌《Vogue》、路易・威登(LV),以及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等合作;他於2017年擔任荷蘭皇室的肖像藝術家,並在2013年替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King Willem-Alexander)設計歐元發行國面的圖樣。奧拉夫曾獲荷蘭極具聲望的維梅爾獎、國際色彩攝影獎年度攝影師。